我在Yahoo拍賣的網頁上耗費整個下午。
結果買了一隻耳環,兩條手鍊和一件MRPK的黑色皮衣。

反而忘了當初要買的圍巾。


11月20日,氣溫驟降。
細雨猶如冷冽刀鋒光芒四溢,狂風如同維京海盜肆虐迅猛,它們不停地燒殺擄掠,把任何一切可見的事物吞噬殆盡,形成一道無法磨滅忘卻的傷痛。
我望著這個世界坍塌淪陷的過程,在廢墟中拾起凌亂的殘碎瓦片,任由黑暗的冰冷荒涼穿透身軀,隨著內心的迷惑與惆悵傾瀉而出。
冬天帶來的淒寒蕭瑟,讓我在幻覺的狹間裡踏入一片雪白的沙漠,在海市蜃樓的作用下,彷彿感受到不應存在的熾熱溫度,甚至見到自己的靈魂聲嘶力竭咆哮怒吼,血液化作暗紅的煙霧緩緩蒸騰而去。
骨肉卻成了一把利刃,緩緩的刺入心肺之間。
我倘佯於枯竭的綠洲上,暈眩昏睡。

翌日,叫醒我的不是鬧鐘聲而是雨水打在窗上的節奏。


《戀夏500日》仍未上映。
我始終不明白一家電影院裡面,ABCD四個影廳放的片子為甚麼全是《2012》。


8:36pm。
螢幕忽然跳出新的對話視窗,是Tenka發送過來的訊息,聆聽他人困擾、替對方做心理諮商的舉動儼然是我這一生中最具備同情心的熬夜理由。
她的愛情故事晦暗艱澀,情節絮亂複雜,一個優柔寡斷的男人,兩個死心塌地的愛著他的女人。青梅竹馬、同事、男女朋友的身份彼此交錯,宛若一道耗盡畢生心力,憔悴至死才能解脫的迷宮。
或許令人憐惜Tenka的原因,是在她的身上見到似曾相識的影子,或許最終喜歡Tenka的理由,是她不會因為昨晚上了床,就認為彼此的關係更進了一步。


11﹒24。
再見,李墨霏。

我拋棄一切,不過是為自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烈火 的頭像
烈火

Rain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