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Novel(小說)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言:
花的名字三位主角都是真人真事,和他們相處的日子很愉快。桐山凜的本尊是一位嬌小女孩,總是喜歡天馬行空的談論任何事情,我很喜歡她,就像喜歡文字一般。


凜是她希望別人稱呼的名字,桐山則是《3月的獅子》男主角的姓氏;有時候,我會把現在和未來重疊在一起,每當我想起用公主抱抱著她,她那雙纖細的手臂圍繞在我脖子上的情景,心臟彷彿撕裂一般,無法忘懷。


妳曾經問我究竟愛不愛妳:我愛,當然愛,比誰都愛。








您好,非常感謝您收下這封信並閱讀它。


春天過去,夏天隨之到來。季節的變化交接讓人充滿期待,就像與他人第一次接觸、相遇,我們帶著如此美妙的憧憬。


春天代表了新生。
痛苦、落寞、憂愁以及煩惱在烈日光輝的照射之下,統統消失無蹤。


夏天是一個適合活動、解放自我的季節。
暑假作業、登山游泳、畢業典禮、參觀新校園,任何一項生活上的體驗,都是夏天的特色。


桔梗花是夏天開的花,花語是柔情、溫順、不變的愛。如果您沒有見過桔梗花,請容我引述三島由紀夫在著作《繁花盛開的森林》裡面一段關於它的描寫。
『秋霧彷彿一團白煙,從住宅的後門飄了過去。
這些煙霧就如同無聲的煙火般,在附近一帶擴散。
在秋霧飄盪中,依稀可見遠方有許多桔梗花,
這些花兒如一張薄棉被般,在秋霧中綻放著寂寞……』


介紹這朵花是因為我自己期待新的戀情,
而收信的您是否也期盼在夏季遇上另外一半呢?


如果不嫌棄,還請您回信。當收到您的回信,
我相信自己會像桔梗花開花的那一瞬間,充滿活力。


寄信人:桐山凜敬啟。
地址:XXXXX,OOOOO,XXXXX。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世界遵循著一條法則,弱肉強食。輸家沒有發言權,勝利者便是正義,我這樣說並不代表自己討厭這項法則;相反地,我對生物演化至今得來的這條真理毫不懷疑。


你要說我膚淺、憤世嫉俗什麼的都隨便你,比起那種付出信任,最後卻落得悽慘下場的傻瓜,我更喜歡精打細算、陰險狡詐的傢伙。在我眼中,前者和垃圾沒有不同,他們盡心盡力的去輔助別人,其實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後者遊走在法律邊緣,甚至沒有道德良知,不過我一向欣賞懂得用頭腦思考的人。


玩過經典的RPG遊戲─勇者鬥惡龍嗎?主角面對怪物的選項有戰鬥、逃跑、捕獲以及道具,可是我與別人的相處方式,只有金錢。小學時期,我送給棒球隊隊長一台新款的遙控飛機,獲得加入棒球隊的機會,即便我連三振跟不死三振都分不出來,身負重任的第四棒卻是由我擔綱;也曾經把交換禮物得到的存錢筒直接丟掉,那是一個女生存了幾天的零用錢才買到的,聽說她後來哭得很慘。


但是我對現在的生活並沒有不滿的地方,我的意思是說我並沒有散盡家財去當乞丐的打算,你知道,家境富有並不是一件壞事;我想說的是───有些垃圾僅僅是因為家裡有錢就春風得意,好比老爸是政客、醫生、律師的渣滓們。因此即使我一無所有,也不應該過得如此徬徨。


然而當我收到學校寄發的補考通知時,就徹底心虛了。我不是智商有問題,只是討厭考試,所以一向都交白卷罷了;總有一群老不死的雜碎喜歡拿阿拉伯數字去判斷人的價值,就像便利商店給貨物貼上標籤、訂立價錢,而且一天到晚談論自己班上的學生這次拿了多少分。他們完全忘記考試是讓學生測試自己過去學習到的知識才得以存在,而不是用來炫耀的手段。


後果可想而知,我成了辦公室的常客,我非常痛恨那一張張表面上苦口婆心,骨子裡假仁假義的嘴臉,口頭上說擔憂我的前程跟未來,心裡想的是學校升學率,班級平均分以及他的獎金紅包;當然這並不影響我繼續交白卷,尤其當他們知道我的父親是這所學校的校董之後,『叫你的家長來學校一趟!』這句話就再也沒提過了。


父親是權貴人士的優點有很多,最棒的一點就是再也沒有人丟我粉筆。你知道,總有一些癟三喜歡把手上的粉筆往你頭上丟過去,只要他看你不順眼的話;我以前就經常被丟過,有些癟三的力道不小、技術也不錯,雖然他們丟的不是板擦,仍然讓我感覺很不爽。如果有哪一個婊子養的寧願冒著被開除的風險,也要往我頭上丟一次粉筆,我反而會欣賞他的勇氣和無畏。


眼看我就要畢業了,我卻連自己會做什麼都不曉得,儘管自己可以靠著家產隨心所欲,但心裡總不是滋味,彷彿一口痰卡在喉嚨裡。待在這個班上也三年了,我連班長是誰都不知道,何況每一個同學的名字,有些人我根本就沒和他說過話;要我變得和他們一樣蠢,朝九晚五忙碌煩惱,還不如去死。


生活這麼艱苦,你得為它找點有意義的事情,唯一讓我心情愉悅的方法,就是建立痛苦在別人身上。首先是去郵局、銀行拿一堆號碼紙然後走人,接著是離開電梯之前把每個樓層的按鈕都按一次,再來是把超市裡面那一袋袋的泡麵、巧克力、薯片統統捏個粉碎;再也沒有比損人不利己更令我開心的事情,我叫你們排隊、我叫你們浪費時間。要是我心情不爽,誰都他媽的別想爽!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進入這間地下室之後,天空、大樓、商店這些平常看得到的景色都消失在黑暗中,唯有這個空間從現實留了下來。感受不到外面任何動靜的幽暗,讓我一度以為時間暫時停止,或許這種痛苦永遠都會存在。


地下室的房間因為沒有窗戶,所以陽光無法照射進來,看起來就像二十四小時都是深夜,然而這裡又屬於密閉空間,任何細微的聲音都會膨脹起來。房間相當空曠,畢竟裡面的擺設只有床;沒有任何家具可以吸收聲波,使得鬧鐘鈴響一次彷彿一台火車疾駛而過。


從悶熱的房間甦醒過來覺得口乾舌燥,我明白這並不光是夏天的原因,靠一台電風扇就想在密不透風的空間獲得涼爽,這種想法實在很異想天開;意外的是每當回到這裡,背部靠著冰冷的牆壁,由外至內傳來的寂靜使我明白自己還活著。


看著桌上兩張Linkin Park的演唱會門票,那是證明忍給我的任務已然完成;深夜排隊等待售票並不困難,但是這幾天颱風登陸讓天氣一直陰晴不定,喜歡淋雨也是有個限度的。不過要是忍會因此開心,這些個人情緒和抱怨就一點也不重要了,和他談論好時間、見面地點之後確定了一件事情,他的手機歌曲是Have a nice day。


我叫清水恭平,二十一歲。
街道和人群就算被雨水淋濕,還是會期待明天的太陽。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叫花房忍,今年二十歲。
是一名作家,同時就讀大學二年級。


鬧鐘聲、鳥叫聲的此起彼伏迫使我睜開雙眼,刷牙洗臉完畢換上白色短袖襯衫、藍色牛仔褲,拿起鑰匙和錢包準備出門。今天計畫補充水、牛奶、麵包和衛生紙這些日用品,儘管附近有便利商店,不過超級市場價格更為便宜;雖然光是來回就要花上不少時間,但是能用時間換取金錢蠻划算的,因為我很喜歡錢。


回家之後慢條斯理的把飲料、食物放進冰箱,空無一物的它在十五分鐘後便被塞滿,接著才發現自己還沒有吃東西。我從購物袋裡面拿出炒麵麵包,把低脂牛奶倒進玻璃杯大約七分滿,來到陽台一邊用餐一邊看著街道上的景色;一個小女孩在大哭大叫,還有一名神色焦慮講著電話的男子,以及穿著制服奔跑嬉鬧的學生們。迎面吹來的微風,為這個夏天帶來了一絲的涼爽。


就在享受這樣平淡寂靜的此刻,室內忽然響起Bon Jovi 的歌曲聲。隨著來電對象不同而改變鈴聲內容的功能,是我使用手機的唯一理由,至少你能選擇接聽與否。
「喂,你好。」
「早安,忍在做什麼?」
「剛出門回來,現在吃東西和講電話,你買到了嗎?」
「當然,兩張Linkin Park的演唱會門票對吧?」
「嗯,下午一點,三月街的咖啡店見。」
「不見不散。」


愛情就像櫻花,綻放的時候絢麗奪目,散落的時候悽美動人,我們如此不捨卻又無能為力。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