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光過隙,年少烙印。
一場患難與共,生死相隨的旅程,剎那間灰飛煙滅,消失無蹤。
輕易割捨與他人的聯繫,乃是天性。


工作行事,一般分為收集資料、整理歸納、分析判斷這些步驟,這是理性作法。
然而其中或多或少會受到第一印象和他人看法而影響自身決定,這是情感認知。
與人相交,亦是如此。


前些日子得知友人訂婚的消息,當下反應不是想著該包多少禮金,而是立刻刪除友人的手機號碼,電子信箱,這個舉動讓清水百思不得其解。
你不是我,也不是他,自然不明白我倆的友誼建立在何種認知之上,遑論交往過程中的摩擦爭執多不勝數,已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
……算了,這是藉口。


我能理解你酒醉時那副衣衫不整,失魂落魄的憔悴模樣,如同從不計較性交的次數多寡,時間長短,高潮與否,但這已是過去。
浪漫唯美的話語,情慾濃烈的過往,終將成為一道鮮血淋漓的傷口。
而我卻愛上這種分離階段。


我喜歡把背的肌膚貼在牆壁上,就算什麼都沒有,至少還有寒冷與寂寞。
有一陣子我熱衷於旅行,每次回來都能切身感受到靈魂至深之處的疲憊與倦怠,是以默然。
許多看似舉足輕重,實則杞人憂天的繁瑣事物,就這樣在來去往返間磨滅殆盡。
透過MSN偶爾交談,說些無關緊要的話,只是想作為一種客體的接近,以此確認你的存在。


很多時候,我們眺望窗外並不是因為風景優美,而是想要發呆。
悲傷是一件痛心疾首也沒有商量餘地的事,你只能等待時間慢慢過去,彷彿一片樹葉枯黃斷裂,徐徐飄落,風化消弭。
或許從一開始,我們就只是隔著反映出對方容顏的鏡子在喃喃自語,直到鏡子碎裂,才發現另一端仍是徹底的陌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烈火 的頭像
烈火

Rain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