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打得蠻長的一篇文章,在心血來潮之下全數Delete。
把一件簡單明瞭的事用文字詞彙堆砌成一座城堡,並不是我的本意。


我這一生最難忘的女人叫做李墨霏。
你會無法遏止的尊敬、景仰、崇拜,甚至去模仿她;但是沒有必要,你終究不是她。


2004年8月。
在這五年零四個月的日子裡頭,我隨時隨地都在以她為榜樣,簡直無病呻吟,矯揉造作。
接著用三個月的時間,讓早已坍塌淪陷的世界重新成型。


15歲生日時我許了個如今成為一句謊言的願望。
20歲生日那年,她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是簡訊一封,無語問蒼天。


以往受傷時,我會期許某些人對此用關懷眼神、溫暖話語和熱情擁抱安慰問候;現在受傷時,我會排斥、不悅這種舉動。
那麼未來受傷時,上述事項成為自己不願回頭的厭倦疲憊,只是早晚問題。


近期接手幾件電玩角色的人設,移除了WoW這款根深蒂固的毒,《奇諾之旅XII》一直沒有空閒翻閱。
還有,我打算學習怎樣抽煙。


3月1日清晨,空氣出奇的冷,在感冒、發高燒的情況下,硬是完成了許多不可理喻的行為:打越洋電話給陌生人、花費數個小時逛街採購、有剪和沒剪一樣的打薄,最後達成自己48個小時尚未進食的壯舉。
我肯定自己當時腦子一定燒壞了。


3月6日和3月7日。
飯局盡可能的在這兩天內解決,暢飲酒精吞噬肉片,生日就是吃喝玩樂花天酒地恣意妄為的最佳理由。


3月8日。
生日當天第一個收到的祝賀來自柳一帆的國際簡訊。
在家閑靜了整個下午看著DVD,傑克尼克遜和摩根費里曼真是一對滑稽組合。


所謂的21歲,大概就是擁有坐在堆滿了禮物的沙發上依舊能夠感到荒涼的觸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烈火 的頭像
烈火

Rain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