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筆之前,一直在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和肖申克的救贖(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之間猶豫不決,兩者皆是我最喜愛的電影,由我最喜愛的演員擔任演出。前者有布萊德彼特(Brad Pitt)和愛德華諾頓(Edward Norton);後者有提姆羅賓斯(Tim Robbins)和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


電影開頭的演員介紹搭配節奏明快的音樂,細胞貫穿血液到達神經透過肌膚延伸至含在嘴中的手槍這一段,無論畫面、字幕還是音樂彼此銜接的天衣無縫一氣呵成,這種拍攝手法在軍火之王(Lord of War)裡才看得見類似的熟悉感。


愛德華諾頓(Edward Norton)飾演的主角是一名汽車公司的調查員,患有失眠症的主角無法安穩入睡亦無法提起精神做事,唯一的嗜好是購買IKEA的經典家具。地毯、再生紙燈罩的電燈、辦公桌、辦公椅、家用固定腳踏車、儲物櫃、CD放置櫃、扶手沙發椅、沙發套、陰陽圖形的咖啡桌、綠色條紋的沙發、櫃子、吊燈、餐桌、畫框、檯燈和小茶几,連有瑕疵的盤子都買了整套。相比之下,冰箱空曠遼闊的只擺了幾瓶調味料,形成強烈的反差。


六個月以來,主角不是失眠便是醒來時發現自己在陌生地點,雖然醫生拒絕幫助主角使用安眠藥睡眠,但是建議主角去教堂看看那些得了睪丸癌的人,就會知曉什麼叫痛苦;主角見到男人們圍著一圈坐在椅子上分享生活,泣不成聲的熱淚盈眶,主角在那裡認識了鮑伯(Bob)。鮑伯(Bob)向主角吐出了一般人只會深藏在心裡的秘密,諸如破產離婚孩子不肯理你,坦白的話語讓主角被渲染了,在黑暗中完整的沉默,拋棄希望獲取了自由,回到家後終於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覺。


主角對此上癮,參加各種疾病互助團體,酒精中毒、貪吃症、肺結核、皮膚癌、腎臟癌、胃癌、血癌、淋巴瘤和寄生菌等等,不過一名叫瑪拉辛格(Marla Singer)的女人卻妨礙了主角些微的幸福。瑪拉辛格(Marla Singer)沒有任何足以致死的疾病和痛苦,和主角的理由不同,她純粹來享受比看電影便宜的聚會和咖啡;主角在瑪拉辛格(Marla Singer)眼中看見自己的謊言,可又認為自己確實是需要互助團體的人,與瑪拉辛格(Marla Singer)談判交涉後主角取得團體對半分,各走各路的好成果。


故事繼續,主角平日的工作是飛往各地進行車禍的後續處理,計算到底要不要回收這款車型或者放任下一個倒楣的駕駛出事,旅程途中有很多一次性的物品。糖包、奶精、奶油、方形微波爐餐、旅行用洗髮精組、牙刷牙膏、小肥皂和飛機上遇到的許多僅有一面之緣的人們。


其中一次飛行主角遇上了泰勒德頓(Tyler Durden),和泰勒(Tyler)相遇那天晚上,主角的公寓剛好發生了火災,買來的家具和能落腳的居所都沒了,然後主角想起泰勒(Tyler),打電話邀請對方喝酒,泰勒(Tyler)在酒酣耳熱時說了不少主角過於物質性的評判。


泰勒德頓(Tyler Durden)強壯、聰明、有能力、風趣和床上功夫一流,他的談吐充滿哲學與真理。泰勒德頓(Tyler Durden)是個夜貓子,兼職電影放映師並在膠卷交替時插入色情電影的片段;兼職大飯店侍者並在各式各樣的餐點上作怪,像是在湯裡尿尿、甜點上放屁、擤鼻涕到萵苣火鍋裡和添加精液充當蘑菇湯上的奶油。這麼特立獨行的人在酒局結束後對主角提出了一個要求:打他。


一番折騰後,主角和泰勒(Tyler)展開互毆,雙方獲得快感和發洩,主角寄宿在泰勒(Tyler)家裏,一處幾近荒廢的老舊房屋。窗戶都被封死、門無法上鎖、樓梯隨時會垮、彈簧早已損毀的床墊、水龍頭流出的是夾雜泥土的黃水、開這盞燈另一盞燈就會熄滅、方圓百里內只有倉庫和造紙廠,伴隨著蒸氣的惡臭和木頭腐朽的味道;碰到下雨還得切斷電源、電視不能看、冰箱是熱騰騰的、屋頂不停的漏水、只要是木製的家具統統都會膨脹、生鏽的釘子跑了出來,還有先前住家留下高如樓層的書籍伴隨左右。


和泰勒(Tyler)居住的這段時間他們互相照顧,而每個週末夜晚的慣例搏鬥,也從酒吧門外空地上顯眼的打架行為轉移到了地下室內,這邊更加不受拘束和外界眼光,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就此誕生。


好景不長,瑪拉辛格(Marla Singer)再度闖進主角的人生,泰勒(Tyler)跟瑪拉(Marla)好上了,每日每夜的做愛,無盡的呻吟與抽插,逼得主角近乎崩潰。即便如此,主角依舊和泰勒(Tyler)一起行動,泰勒(Tyler)教導主角如何製造肥皂,是用抽脂診所丟棄的人體脂肪來提煉的,再將做好的肥皂賣給百貨公司,回饋到抽完脂肪的女人身上。


主角長久以來頂撞上司還語帶恐嚇,最終失去了工作,力挽狂瀾之下拿到電腦、電話、傳真機、52張週薪支票和48份機票折價卷。


重逢加入其他地方創立的鬥陣俱樂部的鮑伯(Bob),彷彿細菌在繁衍病毒在滋生,鬥陣俱樂部的據點越多,泰勒(Tyler)的影響力也就越大。他開始派給鬥陣俱樂部的成員一項家庭作業,例如拔除天台上的電視天線、用消磁器損壞出租影視店的影片、用刷子和油漆重新塗抹大型廣告牌的標語、在馬路上放置釘刺使通行的車輛爆胎、用球棒打擊停在路旁的車輛、在汽車專賣店的頂樓上餵養大量鴿子,使得明天一早鴿子降下排泄物在汽車上、把飛機上的失事警告圖片換成真實驚悚的圖片和爆破蘋果電腦專賣店裡所有的東西,甚至用槍枝脅迫一個人做死前懺悔又令其逃之夭夭。


吸引無數成員通過挨餓受凍三天三夜,外加言語羞辱和毆打身體的試驗,志願成為泰勒(Tyler)心目中理想軍隊中的一員,活動從無傷大雅的惡作劇演變至脫序的大破壞計畫;警察署長想要成立調查專案,也被威脅人身安全而只能取消。泰勒(Tyler)帶來強悍如斯且令人難以抽身脫離的瘋狂。


渴望射殺極力爭取生存的熊貓、想用污油污染法國海灘和呼吸混濁的空氣,亟欲摧毀美好的事物是主角在擦槍走火的鬥毆中領悟的新體驗。鬥毆結束後,主角和泰勒(Tyler)共乘一輛車並把日久累積的種種不滿向泰勒(Tyler)爆發,泰勒(Tyler)則以一個秘密回敬,原來泰勒就是主角公寓火災的始作俑者。如同製造肥皂那晚,泰勒用提煉出來的化學藥品替主角的手背刻上一道印記;現在他要再次傷害主角,用的是放開汽車方向盤的控制,造成車禍。


車禍過後,泰勒(Tyler)離開了主角,大破壞計畫依然在轉動,主角還在沈浸失去泰勒(Tyler)的心碎中無暇理會,但鮑伯(Bob)在行動中失去性命時,主角才驚覺事情的嚴重性,發了瘋似的想找到泰勒(Tyler),希望能避免這一切發生。


主角每次下飛機都能感應到附近有鬥陣俱樂部,裡面乾血的味道、骯髒的腳印、烤雞一樣的焦味、吶喊聲和打鬥聲,猶如昨晚就在這裡親歷其境。


最後,主角在和酒保對談時聽到一句匪夷所思的話,主角是泰勒德頓(Tyler Durden),主角趕緊回到飯店撥電話給瑪拉(Marla)確認究竟怎麼回事,得到的是相同答案。


泰勒(Tyler)忽然出現並說主角有雙重人格,泰勒(Tyler)是主角想改變人生而創造出來的幫手,長相是主角希望的,做愛方式也是主角希望的,泰勒(Tyler)還說瑪拉(Marla)過於深入,要殺人滅口掩蓋真相。


劇情急轉直下,主角嘗試跟瑪拉(Marla)解釋但徒勞無功,所幸終究讓瑪拉(Marla)離開了主角的視野,主角以為這樣的話泰勒(Tyler)也不知道瑪拉(Marla)會去哪裡。


接著,主角去警察局自首,沒想到警察都是大破壞計畫的人,原來泰勒(Tyler)早已預料事情會變到這個地步,特別交待誰要是洩漏就該受罰,泰勒(Tyler)本人也不例外,經過一番掙扎脫離後主角決定自行中斷大破壞計畫。


泰勒(Tyler)出現,為了這些日子以來付出的心血不會毀於一旦,在摩天大廈的地下停車場實施一場凌虐的暴行,當泰勒(Tyler)打斷主角的右腿將之扔下樓時,主控權回到泰勒(Tyler)手上,本該離去的瑪拉(Marla)也被鬥陣俱樂部的成員帶回來了。


回到電影開頭:主角被綁在摩天大廈頂樓的椅子上,泰勒(Tyler)拿著槍挾持著。


瑪拉(Marla)到達之前,主角拼命和泰勒(Tyler)溝通求饒,拜託他回心轉意,可惜泰勒(Tyler)的意志如鋼鐵般堅毅。後來主角選擇自殘,當主角開槍轟爆自己的臉頰時,泰勒(Tyler)隨之消失,主角終於如願以償。


瑪拉(Marla)上樓後,主角向她和解並告白,縱然窗外的大樓一棟棟崩塌淪陷,主角也不在乎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再也不用互助團體和鬥陣俱樂部來面對生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烈火 的頭像
烈火

Rain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