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遵循著一條法則,弱肉強食。輸家沒有發言權,勝利者便是正義,我這樣說並不代表自己討厭這項法則;相反地,我對生物演化至今得來的這條真理毫不懷疑。


你要說我膚淺、憤世嫉俗什麼的都隨便你,比起那種付出信任,最後卻落得悽慘下場的傻瓜,我更喜歡精打細算、陰險狡詐的傢伙。在我眼中,前者和垃圾沒有不同,他們盡心盡力的去輔助別人,其實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後者遊走在法律邊緣,甚至沒有道德良知,不過我一向欣賞懂得用頭腦思考的人。


玩過經典的RPG遊戲─勇者鬥惡龍嗎?主角面對怪物的選項有戰鬥、逃跑、捕獲以及道具,可是我與別人的相處方式,只有金錢。小學時期,我送給棒球隊隊長一台新款的遙控飛機,獲得加入棒球隊的機會,即便我連三振跟不死三振都分不出來,身負重任的第四棒卻是由我擔綱;也曾經把交換禮物得到的存錢筒直接丟掉,那是一個女生存了幾天的零用錢才買到的,聽說她後來哭得很慘。


但是我對現在的生活並沒有不滿的地方,我的意思是說我並沒有散盡家財去當乞丐的打算,你知道,家境富有並不是一件壞事;我想說的是───有些垃圾僅僅是因為家裡有錢就春風得意,好比老爸是政客、醫生、律師的渣滓們。因此即使我一無所有,也不應該過得如此徬徨。


然而當我收到學校寄發的補考通知時,就徹底心虛了。我不是智商有問題,只是討厭考試,所以一向都交白卷罷了;總有一群老不死的雜碎喜歡拿阿拉伯數字去判斷人的價值,就像便利商店給貨物貼上標籤、訂立價錢,而且一天到晚談論自己班上的學生這次拿了多少分。他們完全忘記考試是讓學生測試自己過去學習到的知識才得以存在,而不是用來炫耀的手段。


後果可想而知,我成了辦公室的常客,我非常痛恨那一張張表面上苦口婆心,骨子裡假仁假義的嘴臉,口頭上說擔憂我的前程跟未來,心裡想的是學校升學率,班級平均分以及他的獎金紅包;當然這並不影響我繼續交白卷,尤其當他們知道我的父親是這所學校的校董之後,『叫你的家長來學校一趟!』這句話就再也沒提過了。


父親是權貴人士的優點有很多,最棒的一點就是再也沒有人丟我粉筆。你知道,總有一些癟三喜歡把手上的粉筆往你頭上丟過去,只要他看你不順眼的話;我以前就經常被丟過,有些癟三的力道不小、技術也不錯,雖然他們丟的不是板擦,仍然讓我感覺很不爽。如果有哪一個婊子養的寧願冒著被開除的風險,也要往我頭上丟一次粉筆,我反而會欣賞他的勇氣和無畏。


眼看我就要畢業了,我卻連自己會做什麼都不曉得,儘管自己可以靠著家產隨心所欲,但心裡總不是滋味,彷彿一口痰卡在喉嚨裡。待在這個班上也三年了,我連班長是誰都不知道,何況每一個同學的名字,有些人我根本就沒和他說過話;要我變得和他們一樣蠢,朝九晚五忙碌煩惱,還不如去死。


生活這麼艱苦,你得為它找點有意義的事情,唯一讓我心情愉悅的方法,就是建立痛苦在別人身上。首先是去郵局、銀行拿一堆號碼紙然後走人,接著是離開電梯之前把每個樓層的按鈕都按一次,再來是把超市裡面那一袋袋的泡麵、巧克力、薯片統統捏個粉碎;再也沒有比損人不利己更令我開心的事情,我叫你們排隊、我叫你們浪費時間。要是我心情不爽,誰都他媽的別想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烈火 的頭像
烈火

Rain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