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節,四月一日君的誕辰紀念。
這個日子挺有趣的。


更新理由來自凌晨時分謝欣彤所說的一句告白,這位佔用兩篇文章描述其性格的紅顏知己,果然瞭解什麼詞彙對我來說是天下間最諷刺的玩笑。
隨著光陰遊歷,歲月增長,心智成熟,彼此已然不是當初相見時都略帶羞澀矜嬌的少年少女。
有幸相遇,復何求。


晨光初露,樓下馬路柏油工程帶來的噪音不絕於耳,迫使我在低血壓和睡眠不足的狀態下起身淋浴刷牙,接著啃光一條法國麵包和2公升的牛奶。
望著書櫃旁邊那雙買了一個多月卻從未穿過的Converse帆布鞋,不知所措的,悠然自得。
有些事物,僅僅是為了建立與他人共有聯繫的自我滿足而存在。
這是她所愛穿的鞋子。


中午,依例清理了許多不必要的聯絡人。
沒有聯繫的原因本來就是無話可說,何況很多事情,誰知道誰的真相,該離開的始終都是要離開,即使不是該離開的也常常莫名其妙的失蹤。
矢志不移,天長地久,海枯石爛的誓言彷彿一場鏡花水月,然後如常生活。


我在餐廳吃飯時,會故意躲開高峰的鐘點,休假的日子裡,大多自己找書來看和打遊戲機,即便是在沒有新書補充,網路崩潰的情況,也不會選擇參加聯誼聚餐,寧可漂泊萬里跋山涉水,精疲力盡,累死人不償命。
我行我素,向來都是他人所無法容忍的,太過特立獨行,自持才傲,更是容易招來非議,而在現實的洗禮之下,雖然我對別人自行加諸而來的情緒有莫名不快,也不曾放在心頭。
這種生活態度,是擺脫校園時期特有的稚氣,磨滅自身近乎所有熱情而換取來的,但要領略其中精髓,卻需要漫長的時間,並付出大量焦躁與衝突作為代價,直至償還了這巨大的所得。
世間萬物皆是一般,等價交換。


大部分人,與其交往止於淺談。
他們並不知曉自己的期望與欲求為何,他們最終學會的只是在框架中默然生存,無知的繁衍下去。
因此對於驕傲輕狂的自信,恣意妄為的放肆,心頭會有不自覺的嫉妒,然而他們的所作所為,不過是戴著一副狹隘的面具說三道四。
最不可理喻的是他們自以為這叫作關心。


自我越是獨立強烈,在人群中越會無所適從,良辰易逝,佳節不復,我漸漸失去對陌生人的信心和表達的欲望。
對於他人的人生抉擇我不曾說過一言半語的批判教訓,就算如何愚蠢荒唐,也盡可能退避三舍,在陳述客觀推測與實際情況之外點到為止。
唯有她的傷春悲秋,無病呻吟,撒嬌泣訴,一哭二鬧三上吊,我是照單全收的。


青春年華,甜美笑容都是短暫幻象,肌膚終將成為短暫柔情,在我心中最為刻骨銘心的印象,是她的思想與創意。
且希望這一種美感,能夠得到進一步的構築,同時清楚明白,自己不該據為己有。
我喜歡她全神貫注在Photoshop中專心致志的優雅側臉,如同熱愛她在學校與家庭裡遭到莫大挫折之後,便束手無策的絕望眼神。


Vikkz,性情乖僻,表面上樂觀開朗,本質卻是清冷孤傲,有著自我堅持,不喜與群體為伍,對許多事情,冷漠得近乎無情,但情緒濃郁激烈,儘管難以察覺。
善於圖畫,甚至以此為血液,構築著自身的靈魂,不管沉默隱忍或是聲嘶力竭,不論神智清醒,惘然若失。
那是令我在她身上找到共鳴的源頭。


白駒過隙,韶光荏苒,我仍未回憶起自己當初是怎樣看待她的直白告別。
內心深處所留下的烙印,猶如一道難以擺脫的枷鎖桎梏,是她在無形之間造就了我桀驁性格的基礎,並鋪設了最初的磁磚。
屬於懷念抑或愛戀的分界線總是令人惆悵徬徨。


MissBlog,LovingSchool,Douban。
任由內心洶湧翻騰傾瀉而出的劇烈疼痛,就像是呼喚著那個在黑夜中與你邂逅,彼此知曉,至死不渝的人。
舉步艱難的旅程就在不斷徘徊的追逐流浪中佈滿荊棘。
我佇立於兩年前的認知裡,犯下同樣的錯,愛上同樣的人。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