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打了左耳的耳洞,以此紀念一個很久沒有消息的朋友,往事如煙。
我在中學時期與他相遇,他的言行、一舉一動都吸引著我,他曾經是我的精神支柱,應該說他的生活方式是我的夢想;如同真山巧遇上野宮匠,他就像一個路標,我踩著他的足跡以至於不會迷失方向。然而這份憧憬隨著成長煙消雲散,記得的還是記得。


生活中的期盼,遲早會發生,儘管不是以理想的形式;突如其來的一場暴雨,打斷了我的思維,我很喜歡全身溼透的感覺。那是另外一種自由,大自然的恩賜滋潤了我的肌膚,雨水取代了淚水,只有在這個時刻,我才會大肆狂歡慶祝孤單。


不管如何親近,我從來不跟別人共做下面這件事情:觀賞電影。就連寫作,我依然會需要朋友的指教與提點;觀賞電影卻是一種享受,不管好片還是爛片。清水曾說這麼一句:“你看電影比做愛還要認真。”


我很想跟一個女孩看部電影,可惜一直沒有機會。時間讓我們重新聯繫上對方,也點燃了初見時的愛戀跟傾慕,直到現在、直到未來;奇妙的是,我一點也不覺得唐突,就像深深埋藏的記憶被重新喚醒。我聽得見,妳在夢中呼喚著我的細微聲音。


雅君,我們下次一起看電影好嗎?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花的名字三位主角都是真人真事,和他們相處的日子很愉快。桐山凜的本尊是一位嬌小女孩,總是喜歡天馬行空的談論任何事情,我很喜歡她,就像喜歡文字一般。


凜是她希望別人稱呼的名字,桐山則是《3月的獅子》男主角的姓氏;有時候,我會把現在和未來重疊在一起,每當我想起用公主抱抱著她,她那雙纖細的手臂圍繞在我脖子上的情景,心臟彷彿撕裂一般,無法忘懷。


妳曾經問我究竟愛不愛妳:我愛,當然愛,比誰都愛。








您好,非常感謝您收下這封信並閱讀它。


春天過去,夏天隨之到來。季節的變化交接讓人充滿期待,就像與他人第一次接觸、相遇,我們帶著如此美妙的憧憬。


春天代表了新生。
痛苦、落寞、憂愁以及煩惱在烈日光輝的照射之下,統統消失無蹤。


夏天是一個適合活動、解放自我的季節。
暑假作業、登山游泳、畢業典禮、參觀新校園,任何一項生活上的體驗,都是夏天的特色。


桔梗花是夏天開的花,花語是柔情、溫順、不變的愛。如果您沒有見過桔梗花,請容我引述三島由紀夫在著作《繁花盛開的森林》裡面一段關於它的描寫。
『秋霧彷彿一團白煙,從住宅的後門飄了過去。
這些煙霧就如同無聲的煙火般,在附近一帶擴散。
在秋霧飄盪中,依稀可見遠方有許多桔梗花,
這些花兒如一張薄棉被般,在秋霧中綻放著寂寞……』


介紹這朵花是因為我自己期待新的戀情,
而收信的您是否也期盼在夏季遇上另外一半呢?


如果不嫌棄,還請您回信。當收到您的回信,
我相信自己會像桔梗花開花的那一瞬間,充滿活力。


寄信人:桐山凜敬啟。
地址:XXXXX,OOOOO,XXXXX。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回到17歲的方法有兩個,一是本人回到過去的時間點,像是時光機器“The Time Machine”;二是身體在科學/魔法作用之下,重新擁有青春年華,使用第二點當作題材頗有時尚潮流感。


每個人都有想回到過去的念頭,不管是30歲想回到20歲、20歲想回到15歲、18歲想回到12歲,因為我們不停製造遺憾,卻來不及回頭省思錯誤,人生就這樣一直走下去。錯誤分為必然性和隱喻性兩種,故意把拍檔的股票、基金投資搞垮是想報復他昨天在你家酒醉嘔吐,這是前者;朋友吵架冷戰、同居情人生活習慣差異過大、結婚夫婦理念不合經濟拮据,這些糾結引發的問題則難以判斷誰對誰錯。


必然性的問題只要能夠加以修正,錯誤就會消失;隱喻性的問題比較棘手,它不像數學公式:一加一等於二有正確答案。你的思想、意志、生活都是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也許現在你仍然是個毫無知覺,猶如行屍走肉的殭屍,但要是找不到血清治療這些傷痕,宛如等級不足的主角挑戰魔王,死了便會後悔自己生前沒有加倍努力,那份痛楚將使你記憶猶新。


所謂的 〝活在當下,期盼未來〞,並不是相信命運的力量,接著放任一切事物順其自然的發展。你必需做出努力,不管是改變生活還是堅持己見,唯有付出才有可能得到收穫,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什麼都不做,等到厄運降臨的那一天,你連反抗的資格都沒有。你要知道,未來正在緩慢的成為現在,現在已成了過去;問你自己現在做得對不對,比等到三、五年後悔恨自己過去沒做什麼,做錯什麼要來得聰明。




電影劇情大致如下:一個高中明星籃球員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由於校花女友史嘉莉(Scarlett)懷孕,為了提供她跟孩子未來穩定的生活,於是在一場重要比賽中棄權,從此過了四年普通大學生涯,當了十六年的白領上班族;二十年後的他卻跟老婆鬧離婚,就讀高三的女兒瑪姬(Maggie)跟高一的兒子亞歷(Alex)又疏遠自己。導致他不禁想著,假如當初放棄的是女友而不是籃球,人生肯定風光得意。


劇情合理性錯誤百出:明明女友願意等他比賽結束再談論墮胎,他居然直接放棄一場有球探視察,關係自己大學獎學金的比賽,而且追出球場得到的只是熱吻擁抱;主角智能簡直比決勝21點“21”的小白痴主角還不如,至少後者懂得賺錢。


拿著麻省理工學院的學歷,可以獲得比賭博更高利潤的薪水,雖然小白痴想不到但也賺到錢了;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完全沒想到只要比賽結束,自己就有全額獎學金,前途一片美好,又不是打完籃球賽,女友就會消失不見。並且工作十六年了,還被自己表弟打一巴掌,業務冠軍的待遇不如新來兩個月,只會大腿張開的女同事,堪稱大白痴。


再來是時間點的邏輯混亂:二十年前史嘉莉(Scarlett)已經懷孕了,為何瑪姬(Maggie)還在讀高三?答案肯定不是留級,劇情交待她的腦筋不錯,甚至剛剛考上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美國最好的25座大學其中之一;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二十年前的那一胎流產,瑪姬(Maggie)是老二,不過劇情對白也沒交代說明,就連兒子亞歷(Alex)的年紀推算回去,也是主角一邊念大學一邊和女友做愛的結晶,有沒有這麼飢渴?


扯回正題: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和史嘉莉(Scarlett)離婚的原因,在於他把所有人生的、痛苦、不如意發洩在自己二十年前的選擇,而不肯正視問題;這讓史嘉莉(Scarlett)覺得內疚又寂寞,她從不強迫另一半做出什麼承諾,只希望對方不要埋首過去,多關心現在的生活和他們的家庭。


上帝終於受夠了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的抱怨,彷彿王牌天神“Bruce Almighty”裡的形像:上帝都是親切可人和善客氣的老頭,有著蓬鬆的白鬍子,可惜本片的比較肥胖。在一次因緣際會下,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透露自己的心聲:假若人生可以重來,他願意做出不同的選擇。上帝聽見了,實現他的願望,就看他會不會改變走路的方式。


劇情至今已經沒什麼好說的,如同好萊塢愛情片的一貫模式:不熟悉或者衝突不斷的兩個人,在因緣際會的巧合、長久不斷的相處之下,愛上對方結為連理。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利用17歲的年紀幫助了自己的兒女,使他們打開心房,然後藉此親近了他的老婆,安撫她受傷破碎的心,最後他老婆發現眼前這名少年是深愛著自己的老公。


儘管模式大同小異,我卻很喜歡其中幾段劇情,例如: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在課堂上講解〝做愛〞是要製造愛,自己全心全意奉獻,同時要求對方真心相待;但是那段女兒出生之後的關懷跟照顧方式,讓人懷疑這傢伙根本愛上了自己女兒,就算他跟不知情的瑪姬(Maggie)上床我也不訝異。


瑪姬(Maggie)的三名女同學,簡直是騷貨代言人,看見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年輕英俊又富有就倒貼脫衣服;就像35歲的女人為了家產而離婚,25歲的女人為了鑽戒而結婚,15歲的女孩為了證明愛情奉獻初體驗,她們做出了正常的選擇。


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的好友尼德(Ned)跟校長約會的開始、過程、結局都很有笑點,有時候光芒比主角還耀眼。


亞歷(Alex)問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為甚麼如此親近自己的母親時,我想他有權也應該回答:『為了操妳媽!』


片頭跟片尾的啦啦隊表演,很有歌舞青春“High School Musical”的味道,畢竟麥克歐唐納(Mike O'Donnell)的演員柴克艾佛朗(Zac Efron)就是上述電影的主角,第一集到第三集從未缺席。


17歲,美好,純真帶點稚嫩的年齡。
那年,我愛上兩個女孩,接著彼此分離。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裡全是自己接觸過的漫畫作品。目前更新至2009年09月22日。
《七龍珠》雖然經典,但是並沒有看過漫畫版,因此無法上榜;就算只接觸過一本,還是會寫上去提醒自己補完,不管喜歡與否。歡迎有愛的同學,說說自己看過哪些作品。




────動作冒險────
《死神》
《通靈王》
《海賊王》
《幽遊白書》
《火影忍者》
《殲鬼戰記》
《妖精的尾巴》
《閃靈二人組》
《D.Gray-man》
《鋼之鍊金術師》
《SOUL EATER》
《HUNTERXHUNTER》


────運動棋奕────
《H2》
《棋魂》
《第一神拳》
《四葉遊戲》
《KATSU!》
《光速蒙面俠21》


────生活寫實────
《爆漫王》
《漫畫派對》
《絕望先生》
《白老鼠遊戲》


────輕鬆Kuso────
《銀魂》
《旋風管家》
《四葉妹妹!》
《烏龍偵探事務所》
《學園革命傳MITSURUGI》


────溫馨勵志────
《女朋友》
《花的名字》
《蝶子小姐》
《三月的獅子》
《蜂蜜幸運草》


────校園男女────
《假面男僕》
《兄妹初體驗》
《不良仔與眼鏡妹》


────懸疑推理────
《詐欺遊戲》
《死亡筆記本》
《名偵探柯南》
《魔人偵探腦嚙涅羅》
《金田一之少年事件簿》


────奇幻魔法────
《黑執事》
《隱之王》
《LEVEL E》
《07-GHOST》
《棺材旅人怪蝙蝠》


────戰爭歷史────
《火鳳燎原》


────其他類型────
《跳躍吧!時空少女》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世界遵循著一條法則,弱肉強食。輸家沒有發言權,勝利者便是正義,我這樣說並不代表自己討厭這項法則;相反地,我對生物演化至今得來的這條真理毫不懷疑。


你要說我膚淺、憤世嫉俗什麼的都隨便你,比起那種付出信任,最後卻落得悽慘下場的傻瓜,我更喜歡精打細算、陰險狡詐的傢伙。在我眼中,前者和垃圾沒有不同,他們盡心盡力的去輔助別人,其實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後者遊走在法律邊緣,甚至沒有道德良知,不過我一向欣賞懂得用頭腦思考的人。


玩過經典的RPG遊戲─勇者鬥惡龍嗎?主角面對怪物的選項有戰鬥、逃跑、捕獲以及道具,可是我與別人的相處方式,只有金錢。小學時期,我送給棒球隊隊長一台新款的遙控飛機,獲得加入棒球隊的機會,即便我連三振跟不死三振都分不出來,身負重任的第四棒卻是由我擔綱;也曾經把交換禮物得到的存錢筒直接丟掉,那是一個女生存了幾天的零用錢才買到的,聽說她後來哭得很慘。


但是我對現在的生活並沒有不滿的地方,我的意思是說我並沒有散盡家財去當乞丐的打算,你知道,家境富有並不是一件壞事;我想說的是───有些垃圾僅僅是因為家裡有錢就春風得意,好比老爸是政客、醫生、律師的渣滓們。因此即使我一無所有,也不應該過得如此徬徨。


然而當我收到學校寄發的補考通知時,就徹底心虛了。我不是智商有問題,只是討厭考試,所以一向都交白卷罷了;總有一群老不死的雜碎喜歡拿阿拉伯數字去判斷人的價值,就像便利商店給貨物貼上標籤、訂立價錢,而且一天到晚談論自己班上的學生這次拿了多少分。他們完全忘記考試是讓學生測試自己過去學習到的知識才得以存在,而不是用來炫耀的手段。


後果可想而知,我成了辦公室的常客,我非常痛恨那一張張表面上苦口婆心,骨子裡假仁假義的嘴臉,口頭上說擔憂我的前程跟未來,心裡想的是學校升學率,班級平均分以及他的獎金紅包;當然這並不影響我繼續交白卷,尤其當他們知道我的父親是這所學校的校董之後,『叫你的家長來學校一趟!』這句話就再也沒提過了。


父親是權貴人士的優點有很多,最棒的一點就是再也沒有人丟我粉筆。你知道,總有一些癟三喜歡把手上的粉筆往你頭上丟過去,只要他看你不順眼的話;我以前就經常被丟過,有些癟三的力道不小、技術也不錯,雖然他們丟的不是板擦,仍然讓我感覺很不爽。如果有哪一個婊子養的寧願冒著被開除的風險,也要往我頭上丟一次粉筆,我反而會欣賞他的勇氣和無畏。


眼看我就要畢業了,我卻連自己會做什麼都不曉得,儘管自己可以靠著家產隨心所欲,但心裡總不是滋味,彷彿一口痰卡在喉嚨裡。待在這個班上也三年了,我連班長是誰都不知道,何況每一個同學的名字,有些人我根本就沒和他說過話;要我變得和他們一樣蠢,朝九晚五忙碌煩惱,還不如去死。


生活這麼艱苦,你得為它找點有意義的事情,唯一讓我心情愉悅的方法,就是建立痛苦在別人身上。首先是去郵局、銀行拿一堆號碼紙然後走人,接著是離開電梯之前把每個樓層的按鈕都按一次,再來是把超市裡面那一袋袋的泡麵、巧克力、薯片統統捏個粉碎;再也沒有比損人不利己更令我開心的事情,我叫你們排隊、我叫你們浪費時間。要是我心情不爽,誰都他媽的別想爽!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0 Sun 2009 04:36
  • 幻象

穿著短袖襯衫仍然感受得到炎熱,即將結束的9月帶不走夏天。
這是我痛恨全球暖化的唯一原因。


我們應該拒絕哭泣,因為它證明了我們的不甘、不捨和悔恨。淚水一旦流出,代表身體開始生鏽,內心逐漸碎裂。傷心只是一種幻覺,並不需要特別紀念它,慾望才是令人向前邁進的動力。


獅子在草原狩獵、鯊魚在大海游水、老鷹在天空翱翔,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天性;嚮往一件事物,然後拼盡全力的去追求,是多麼美妙的事情。一直以來,我的身上總會出現莫名的傷口,我喜歡品嚐黑血,尤其是溫熱帶著新鮮的血紅色:血的甜度隨著量的多寡而改變,凝固血塊則是容易黏牙,嗜血就是我的天性。


他是一名觀察者,我是一名時空旅人,時間、空間的隔閡,無法阻礙我們擁有彼此的生活。2004年聖誕節,我遇見小殘,當時他被反鎖在租處門外,我沒興趣也沒才能打開利用電腦上鎖的大門,於是直接打破他家窗戶,那張啞口無言的表情實在很有趣;那年冬天,我們省略掉虛偽又無聊的開場白,把對方的一切深深烙印在心底。我們被彼此吸引,就像磁鐵的正面碰上反面,我們對彼此排斥,就像水和油始終無法混合。


對於BlackStar的人生,碎凌曾說『訂立一個偉大的目標,強迫自己達到那個目標,這樣很好』,然而我不信神的原因跟他一樣:想要超越神。除了自己我不相信任何人的力量,何況相信別人能為自己帶來力量;我會忘記他的微笑、體溫、手掌大小,僅能記住身高、體重、血型星座。


每個人打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背負上死亡的宿命:如果活著是為了迎接死亡,那麼學習便是為了認知死亡,結束早就存在於開始之前。世間萬物皆是如此,煙火之所以燦爛、雪花之所以耀眼、百合之所以芬芳,那是因為它們遲早有一天會凋零腐蝕,彷彿一道難以癒合的傷痕。


我們知道一些事情,像是如何使用刀叉;我們知道有些事情自己並不知道,有人依舊把紐約當成美國首都;我們不知道有些事情我們不知道,火星沒有外星人只有外星牛。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here Do We Come From?What Are We?Where Are We Going?』我們花了多少時間去追求這個答案,又有誰能夠回答這個問題。身處深淵的人們,如何明白伊卡洛斯憧憬太陽的心情,哪怕他的翅膀、血肉和人生葬送在大海上,他也在所不惜。


每到一個新環境,你的周遭就會出現一些想要改變你的笨蛋,要是你毅然拒絕堅持獨善其身,他們就會幫你貼上標籤,說你不合群不擅長與人交際,哪怕你什麼也沒做。他們懼怕寂寞,渴望自己的一切被他人認同。


吃素也許是一件好事,但是禁止運動員攝取肉類、蛋白質則不能相提並論。相對的,要求一名煙癮中毒者戒煙更是離譜,只要沒有妨礙他人自由,不讓他人吸入二手煙,並且對肺癌有一定程度的覺悟,那麼一天抽五盒大麻就是他的權利。只憑自己的認知經驗,就想對他人的生活習慣加以控制,這種想法和行為屢見不鮮。


下班後面臨堆積如山的衣物、凌亂不堪的房間並不是單身居住的困擾,畢竟我還能使用洗衣機、乾洗店、吸塵器和清潔公司來解決這些問題;和女朋友同居才是一個難題,我們一起吃飯、逛街、看電影、上床睡覺,共同生活的日子卻沒多長。尊重、理解、接受別人的生活習慣是必需的,如果有一方不再這樣想,這段感情很容易告吹。


我可以吃巧克力、棉花糖、洋芋片,問題是在於喜不喜歡,她喜愛零食的程度已經達到要用塞滿冰箱來表達的地步;而且她似乎認為強迫我吃下巧克力棒,會讓我跟她同樣喜歡零食,因為遊戲結束後地上到處都是Pocky的包裝盒。我並不厭惡這種嬉鬧方式,然而更希望她是全身裸體然後塗抹巧克力、鮮奶油在自己身上,味道會很熟悉。


她有宗教信仰,週末會去教堂祈禱告解,日常生活遵循著聖經的教導,不見得我會因此改變生活重心。我是不可知論者,生平最厭煩的便是參加與教會有關的活動;可是談論到她不喜歡聽見的宗教批判,至少我會一言不發轉身離開,也許願意陪她上幾回心靈課程。我對自己無法掌控的東西向來不感興趣,應該說擅自批評你不了解的事物沒有任何好處。


遠距離戀情基本上是以其中一方搬家、留學、工作為理由,以感情冷淡、另結新歡作結尾。『我們需要分開一陣子,給我兩年時間』這句承諾猶如謊言,分手類似生物的遷移習性,彼此生活並沒有太多改變,如同候鳥避寒、動物冬眠。對方遵守約定回到妳的身邊固然美好,可惜他沒應許自己在約定期間不會拈花惹草,這麼一來妳和那些女孩又有何不同?


不管是誰,每一個人真正關心的東西一個,那就是自己;即使對你產生興趣,也僅僅是彼此的生活有一部分重疊,例如同學、同事、家人,除此之外你什麼都不是。我會考量對自己沒有最佳利益的事情,建立在兩個前提之下:對方願意接受、對方能夠獲得好處。




明明有許多事情要做,一大堆進度都還等著我去處理,卻完全提不起勁。寂寞宛如海浪,它會忽然湧出拍打岸邊,接著消失無蹤;有時海浪很強,彷彿揪住你的心臟、吞噬你的靈魂,這個過程會一直重複,甚至讓人想在夜裡大喊大叫。我唯一明白的是,痛楚能讓自己更清晰的記住她。


我找不出適當的形容詞描述彼此的關係,既不是朋友也不是情人,只是對我來說她很重要;我們一起渡過生命當中最重要的時光,在對方懷裡呼吸、交談、歡笑和哭泣,就像自己身體的一部份,不論是微笑、言語、擁抱還是扣人心弦的吻。


我喜歡花,那陣撲鼻而來的花香總是穿透我的知覺,只要輕閉雙眼就能看見妳在翩翩起舞。記得那一天,妳仰望窗外風景的側臉好美,美到令人心痛,摩天輪緩緩下降的時候,我是多麼渴望世界就此毀滅。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進入這間地下室之後,天空、大樓、商店這些平常看得到的景色都消失在黑暗中,唯有這個空間從現實留了下來。感受不到外面任何動靜的幽暗,讓我一度以為時間暫時停止,或許這種痛苦永遠都會存在。


地下室的房間因為沒有窗戶,所以陽光無法照射進來,看起來就像二十四小時都是深夜,然而這裡又屬於密閉空間,任何細微的聲音都會膨脹起來。房間相當空曠,畢竟裡面的擺設只有床;沒有任何家具可以吸收聲波,使得鬧鐘鈴響一次彷彿一台火車疾駛而過。


從悶熱的房間甦醒過來覺得口乾舌燥,我明白這並不光是夏天的原因,靠一台電風扇就想在密不透風的空間獲得涼爽,這種想法實在很異想天開;意外的是每當回到這裡,背部靠著冰冷的牆壁,由外至內傳來的寂靜使我明白自己還活著。


看著桌上兩張Linkin Park的演唱會門票,那是證明忍給我的任務已然完成;深夜排隊等待售票並不困難,但是這幾天颱風登陸讓天氣一直陰晴不定,喜歡淋雨也是有個限度的。不過要是忍會因此開心,這些個人情緒和抱怨就一點也不重要了,和他談論好時間、見面地點之後確定了一件事情,他的手機歌曲是Have a nice day。


我叫清水恭平,二十一歲。
街道和人群就算被雨水淋濕,還是會期待明天的太陽。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叫花房忍,今年二十歲。
是一名作家,同時就讀大學二年級。


鬧鐘聲、鳥叫聲的此起彼伏迫使我睜開雙眼,刷牙洗臉完畢換上白色短袖襯衫、藍色牛仔褲,拿起鑰匙和錢包準備出門。今天計畫補充水、牛奶、麵包和衛生紙這些日用品,儘管附近有便利商店,不過超級市場價格更為便宜;雖然光是來回就要花上不少時間,但是能用時間換取金錢蠻划算的,因為我很喜歡錢。


回家之後慢條斯理的把飲料、食物放進冰箱,空無一物的它在十五分鐘後便被塞滿,接著才發現自己還沒有吃東西。我從購物袋裡面拿出炒麵麵包,把低脂牛奶倒進玻璃杯大約七分滿,來到陽台一邊用餐一邊看著街道上的景色;一個小女孩在大哭大叫,還有一名神色焦慮講著電話的男子,以及穿著制服奔跑嬉鬧的學生們。迎面吹來的微風,為這個夏天帶來了一絲的涼爽。


就在享受這樣平淡寂靜的此刻,室內忽然響起Bon Jovi 的歌曲聲。隨著來電對象不同而改變鈴聲內容的功能,是我使用手機的唯一理由,至少你能選擇接聽與否。
「喂,你好。」
「早安,忍在做什麼?」
「剛出門回來,現在吃東西和講電話,你買到了嗎?」
「當然,兩張Linkin Park的演唱會門票對吧?」
「嗯,下午一點,三月街的咖啡店見。」
「不見不散。」


愛情就像櫻花,綻放的時候絢麗奪目,散落的時候悽美動人,我們如此不捨卻又無能為力。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以時空跳躍為題材的小說、影劇跟動漫,因為我們的過去有太多遺憾,如果擁有這個能力,就能彌補許多悔恨。即使我想過哪一天真的會碰上時空跳躍,也沒料到就是今天。


我一向不相信海枯石爛、至死不渝的愛情,畢竟等到大海乾枯、石頭腐爛,需要耗費數百億年的時間;喜歡就追求、不喜歡就放棄,感受到壓力就逃避,不停麻醉自己直到死亡頂多一百年。如果不是能夠預知未來的話,這句話跟謊言沒有什麼差別;然而她的存在使我感到迷惘、徬徨,連痛楚都清晰得像是一道根深蒂固的傷口。


僅是偏執狂一詞還不足以形容我的個性:懼怕為對方付出到自身一無所有,更害怕挫折和受傷,所以築起一道高牆拒絕任何人,包括她。我的生活從來都是簡潔直率到近乎無情,不過與她相處的日子是個意外,我會擔心她的生活作息、用餐時間、疲累與否,願意為她做任何事情,想聽她說話,就算只有隻字片語。


我喜歡海,小河、湖泊此起彼落的被它包容接納,彷彿連我也融入其中。她就像大海,讓我覺得放心,甚至有椎心蝕骨的體會。我們擁抱在一起時,她會伸出雙手環繞著我的身軀,透過她的胸膛不停地湧入暖活。唯有和她在一起,我才能深深地呼吸;如同花草樹木享受雨水的滋潤,慵懶地伸展枝芽。總是用開朗的表情,溫柔地朝著我笑:我最重要,最重要的人。


一直以來我都是沉默多於開口,仿佛一旦承認喜歡對方,就要承擔失去的風險。越是喜歡越是難受,現在我才明白,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我永遠愛著她。她的微笑宛如太陽那麼燦爛耀眼,她的聲音好似天使在耳旁低語;於是黑暗時代燃起了光明,墮落天使路西法同樣渴望關懷。她的吻有種讓人怦然心動的魔力,猶如準確槍法瞄準我的心臟。


時空跳躍的經歷很特別,但我真正訝異的是每次回來都會在她的身邊,任憑時光流逝、百花凋謝,也要和她長相廝守。賀雅君,我愛妳。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