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標籤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6年的冬天,這是初次相遇小殘時我唯一還記得的細節。
從他收拾行李,遠走高飛奔向英國的這一刻開始,所有往事都已陳年。


直到現在,仍然肝膽相照,同生共死且是最交心的知己,只有清水。
當然,這並不代表我會為了他而去跳海,或是他得和我一輩子天涯相隨,諸如此類。


我們只是單純認定了彼此身上那道刻骨銘心的傷,對不經意的莫名疼痛沉默淡然神色自若,在緩緩流動且漫長至極的光陰歲月裡恣意妄為,永不停歇。
準確的說,所有能夠感到痛楚的事物和這些一發不可收拾的回憶,乃至時間,都已經被冰封凍結以冷漠的姿態下沉到了海底深處,洪水彌漫,任由水面激起的漣漪浸入心肺之間。


凡是碰上下雨的日子,清水就會住在我這裡,反過來說,只有碰上下雨的日子才能見到他的睡臉。
他是那種隨時隨地讓你感受到熱情活力,性格相當直率爽朗的男子,沉穩的同時亦喜歡用笑容強勢主導整個局面,從容幽默的話語更是令人坦然得徹底忘記自己是誰,又身處何方。
和他在一起逛街享樂,總會不自覺的唇角帶笑。


無論對方名字為何,見識經歷的多寡,性格狡詐或是真誠,都像是一個新的世界在我面前綻放,讓自身得以開拓視野,擴張思考的領域,這份成長沒有邊際。
對此,我以滿懷感謝的心意稱呼他們為朋友。


不用刻意知曉對方的任何情況,生離死別也不過是發生在吐息的瞬間。
既然如此,天長地久是否真的這麼重要?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往事如煙,煙消雲散。
最終留下的,只是一道難以磨滅的傷痕。


孤僻失語,與世隔絕的生活已有一陣子了。
直到夏天過去一半時,才漸漸回復與他人溝通交流的欲望。
時至今日,多少有些話語會讓你連說出口都不願意,越是貼切自我的言詞,越是錐心刺骨。
因為浪費唇舌去對一個你能夠自己負責的行為開口解釋,是一件毫無必要且相當狼狽的事情。


這種習慣總是不經意間傷害到真正重視的人,無人能夠倖免於難。
追逐渴求的事物和得到後的珍惜守護,向來水火不容,難以抉擇。
很早之前,我就選了站在黑暗裡任由冰冷的氣息把靈魂默默撕裂,啃蝕殆盡。
從最初就放棄的路,豈是說來就來。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難以測量。
在你付出的溫柔體貼裡,清晰地感受到你無法言喻的迷戀和包容;像是細雨敲打在玻璃窗上,你的愛意穿透肌膚直接注入我的心肺。
無須挑選任何詞彙,亦不需要對白,透過情感直接與彼此的魂魄交談。


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無論對你說什麼話,聆聽你的一切所有,都能夠坦然相待,因此喜悅或是悲傷,皆是如此為人心動,單純至極的幸福。
自由散漫,閒逸情致。


我太喜歡牙牙娜了,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
如果我們沒有一如既往的閒聊吐嘈搭訕調情讓彼此得到愜意愉快的心情,甚至終於因為一些小誤會而產生爭吵時,就應該果斷的說聲再見。


彷彿一朵百合的盛放與凋零,不論悲喜,最後都是落葉歸根,消失無蹤。
從此之後,便也不再知曉。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韶光過隙,年少烙印。
一場患難與共,生死相隨的旅程,剎那間灰飛煙滅,消失無蹤。
輕易割捨與他人的聯繫,乃是天性。


工作行事,一般分為收集資料、整理歸納、分析判斷這些步驟,這是理性作法。
然而其中或多或少會受到第一印象和他人看法而影響自身決定,這是情感認知。
與人相交,亦是如此。


前些日子得知友人訂婚的消息,當下反應不是想著該包多少禮金,而是立刻刪除友人的手機號碼,電子信箱,這個舉動讓清水百思不得其解。
你不是我,也不是他,自然不明白我倆的友誼建立在何種認知之上,遑論交往過程中的摩擦爭執多不勝數,已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
……算了,這是藉口。


我能理解你酒醉時那副衣衫不整,失魂落魄的憔悴模樣,如同從不計較性交的次數多寡,時間長短,高潮與否,但這已是過去。
浪漫唯美的話語,情慾濃烈的過往,終將成為一道鮮血淋漓的傷口。
而我卻愛上這種分離階段。


我喜歡把背的肌膚貼在牆壁上,就算什麼都沒有,至少還有寒冷與寂寞。
有一陣子我熱衷於旅行,每次回來都能切身感受到靈魂至深之處的疲憊與倦怠,是以默然。
許多看似舉足輕重,實則杞人憂天的繁瑣事物,就這樣在來去往返間磨滅殆盡。
透過MSN偶爾交談,說些無關緊要的話,只是想作為一種客體的接近,以此確認你的存在。


很多時候,我們眺望窗外並不是因為風景優美,而是想要發呆。
悲傷是一件痛心疾首也沒有商量餘地的事,你只能等待時間慢慢過去,彷彿一片樹葉枯黃斷裂,徐徐飄落,風化消弭。
或許從一開始,我們就只是隔著反映出對方容顏的鏡子在喃喃自語,直到鏡子碎裂,才發現另一端仍是徹底的陌生。

烈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